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闻中心 > 乡镇动态
平武罗从荣夫妇多年如一日照顾两位重度残疾兄弟——“再苦再累,我们也要把兄弟照顾好”
发布时间:2017-09-26

丈夫的弟弟身患严重小儿麻痹症、妻子的哥哥半身瘫痪常年卧床……面对两个重度残疾的兄弟,平武县豆叩镇堡子村罗从荣夫妇没有把他们当成拖累,而是主动挑起了照顾他们的担子。

“再苦再累,我们也要把兄弟照顾好。”48岁的罗从荣朴实的话语背后,是夫妻俩年复一年、日复一日地为两个兄弟洗漱、更衣、翻身、喂饭、清理大小便…

“他也快五十了,说不累是假的”

一根一米长的细棍,是罗从军的“第三只手”。每天一早,他会在哥哥罗从荣的帮助下,运用这根棍子起床、穿鞋,但他更愿意将大哥罗从荣和嫂子巩应芳当作他的“手、眼、脚”。

今年46岁的罗从军排行老二,从小就患有小儿麻痹症。早年症状还不严重的时候,罗从军还可依靠双手艰难地跪在地上爬行,在家附近的地里种点菜。母亲在世时,罗从荣与妻子巩应芳就时常过去照料二弟。五年前母亲去世后,照顾罗从军的重担就完全落在了夫妻二人的肩上。

随着年纪的增长,罗从军的小儿麻痹症愈来愈严重,轮椅成了他的行走工具。有时用力过猛,罗从军就会从轮椅上摔下来,等待罗从荣赶回来将他抱回轮椅。“我体重有150多斤,大哥才130多斤,而且他快五十了,说不累是假的!”罗从军说。

本就不怎么顺利的一家人,三年前却再次迎来了一位一级残疾人——巩应芳的大哥巩应平。20145月初,巩应平采茶时一不留神从10多米高的土包上摔了下来。“脊椎骨直接断了,肋骨还断了3根。”巩应平回忆道。这意味着,巩应平的下半身彻底失去了知觉。而更恼火的是,巩应平已离婚又无子女,和老父亲过,照顾他的担子又落在了罗从荣夫妇肩上。

“没有女婿这家人,儿子撑不到现在”

出事后的一个月,罗从荣日夜守候在巩应平的病床前,为其递水、倒尿。那段时间,罗从荣基本上没有合眼。出院后,巩应平白天的照料就由其父巩仁格负责,晚上则由罗从荣负责。77岁的巩仁格告诉记者,要是没有女婿这家人,儿子也撑不到现在。

每天忙完手中的活后,罗从荣要走10多公里的山路到巩应平家,一直守到次日凌晨。因脊椎全部摔断,巩应平下半身完全失去知觉,而尿液又极易引起胀痛和感染。“半夜每隔两小时,我就要起来观察他的气色是否正常。”罗从荣说。

要不将大哥搬到家里来照料吧?在与巩应芳商量后,罗从荣做出了一个决定:将巩应平接到屋里来,方便照顾。2015630日,巩应平与巩仁格被接到了罗从荣家。夫妻二人又举债2万余元挖了一条宽约4.5米、长600余米的泥结石路,便于两位残疾人及时就医。

最令罗从荣头疼的是每月要为巩应平掏大便。下身瘫痪的巩应平小便靠导尿管,而大便就只有靠人用手去掏,每半月掏一次。罗从荣告诉记者,每次大概要花一个小时,每当掏完大便后,恶臭在屋里久久难以散去。

屋漏偏逢连夜雨。去年12月底,罗从军不慎从床上摔下来,胯骨以下全部粉碎。这意味着,他连最后爬行的希望都已破灭,吃饭、穿衣都需要哥嫂帮忙。

“屋里照顾要放心一些”

924日早上,记者看到,罗从荣麻利地安顿好罗从军后,马上去隔壁房间,帮助巩应平起床,并将热气腾腾的饭菜端到他手中。

用细致、尽心来总结这对夫妻对两位残疾人的照顾,毫不为过。因二弟罗从军体重过重,轮椅基本上每年都要换一个,而罗从荣特地将轮椅进行了焊接改装;为防止身体出现溃烂、肌肉萎缩,罗从荣每天都要用热毛巾给巩应平擦拭全身。

这些年来,为方便照料这二位残疾人,夫妻二人千方百计挣钱补贴家用。巩应芳就在家门前的菌厂或者茶厂打钟点工,薪酬每天30元至50元不等;罗从荣在家附近工地上做点小工,一旦家里出现紧急情况可以很快赶回去。一年下来,两口子只能挣两万元左右,这点钱还不够日常开支。为什么不将他们送往敬老院等福利机构呢?“我们从来没想过,屋里照顾还是要放心一些。”两口子不假思索地说。

对于父母的选择,儿子罗勇表示很理解和支持。他告诉记者,今后他也会从爸妈手中将照顾二位亲人的事情接力下去。

今年6月底,巩应平突发尿道感染而救护车又无法开到家门口,家里人只能用抬的方式将其送至镇卫生院进行紧急救治。“要是相关部门或者好心人资助一下,将泥结石路硬化了就好了!”望着家门前坑洼不平的土路,罗从荣满怀期待地说。记者 裴玉松 来源:《绵阳日报》编辑:新闻宣传中心 胡丽